前言

劳动模范是民族的精英、人民的楷模,大国工匠是职工队伍中的高技能人才, 体现在他们身上的劳模精神、劳动精神、工匠精神,是伟大民族精神的重要内容,是支撑改革发展和实现中国梦的根本保障。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劳模精神、劳动精神、工匠精神的培育和弘扬。

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弘扬劳模精神、劳动精神、工匠精神,营造劳动光荣的社会风尚和精益求精的敬业风气,建设适应轻工业创新发展的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2017年9月,彩788彩票和中国财贸轻纺烟草工会在全国轻工行业启动了首届轻工“大国工匠”推荐学习活动。经过有关全国性轻工行业协会、学会推荐,相关单位申报,省级产业工会审核,专家严格评审,网上公示等程序, 2018年12月,最终推荐选出 42 名轻工行业大国工匠。

这42名轻工大国工匠是轻工行业广大职工的杰出代表,他们在各自岗位上刻苦钻研、精益求精、追求卓越、创造一流,为我国轻工行业高质量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生动诠释了勤于创造、勇于奋斗、善于团结、敢于梦想的伟大民族精神,充分展现了新时代中国工人阶级的熠熠风采。

为彰显大国工匠精神内涵和个人魅力,推动传统文化繁荣振兴,即日起,特推出“时代楷模 轻工大国工匠”专题。专题以42 名轻工大国工匠为主体,采用主题形式,全景式讲述首届轻工大国工匠匠心筑梦的坚守故事。让每位读者,从闪耀的工匠精神里汲取最朴素的温暖力量。

孙凤军:岁月流芳, 匠心不老

 

        赤梨葡萄寒露成

        1952 年,孙凤军出生在淄博市的一个琉璃艺术世家,自幼便跟随祖辈学习琉璃炉工技艺。

        “琉璃是值得用心去品味和感受的艺术。”孙凤军说。

        或许,正是执着于这样的信念,孙凤军致力于琉璃工艺品的研发、创新工作近 50 年,通过学习借鉴先进工艺,他熟练掌握了各种技能,不断提升工艺水平,创作出大量流光溢彩的琉璃艺术作品。

        孙凤军制作的琉璃作品,艺术造型别致,玲珑剔透,布局构思精巧,色彩搭配典雅,细节处理逼真,技艺水平精湛。娇艳欲滴的富贵牡丹,活灵活现的水晶虾以及晶莹剔透的青紫葡萄……似是有如神助一般,凡是经他匠心巧手摆弄出的作品,总能呈现出令人赏心悦目、身临其境的艺术观感,不仅充分展示了博山琉璃艺术的极致美感,更诠释出琉璃艺术与日常生活的深厚渊源,意境深远,让人遐想不已。

         孙凤军始终认为,艺术源自生活,更高于生活。“我的每一件作品,无一不是从生活中感悟得来的。”细细品鉴孙凤军美轮美奂的琉璃作品,可以读出他对艺术的坚持和对生命的感悟以及对美的无限追求。

        以他的成名作《富贵牡丹》来说,就是孙凤军在一次牡丹游园会后,经过上百次的试制、上千次的调色,才创作出来的上乘佳作。其中,红牡丹的艳压群芳、绿牡丹的雍容华贵、紫牡丹的超凡脱俗以及黑牡丹的冠世墨玉,真实再现了唐代大诗人刘禹锡名句中“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的场景。而孙凤军的另一个惊世作品《岁岁平安》,同样是他不墨守成规,呕心沥血、执着创新的巅峰之作。

        “岁岁平安”“多子多福”这是百姓给予葡萄最美的愿景,“翠瓜碧李沈玉甃,赤梨葡萄寒露成。可怜先不异枝蔓,此物娟娟长远生”。这是诗圣杜甫对葡萄喜由心生的初衷。市面上制作琉璃葡萄的艺人不在少数,然而葡萄作品却很难在国内的各类评比中脱颖而出,这让孙凤军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和反省之中。经过反复的观察和创作,杜甫诗里“赤梨葡萄寒露成”的诗句,仿佛让孙凤军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他马上联想到:“葡萄表面的一层霜,是当世琉璃葡萄作品中所欠缺的,吹制出挂霜的葡萄,绝对会增加葡萄的逼真度。”

        于是孙凤军开始思考、研发、试制,经过反反复复的试验、调色,终于让挂霜的葡萄《岁岁平安》走入了人们的视野。作品一经问世,便引起了轰动,被行业领导、同行大加赞赏,成为琉璃艺术发展史上的又一座里程碑。从《田园风光》《飘香茉莉》到《富贵牡丹》《虾趣》,直到最新的《秋实·葡萄》《岁岁平安》,孙凤军在琉璃艺术创作的道路上不断求索,不断创新,不断超越自我,用一件件精美绝伦的艺术作品,开创了自己独特的“孙氏”艺术风格,在琉璃业界赢得了广泛好评和肯定。

        万千气象粹火工

        “琉璃灯工,看似操作简单,其实极其复杂。”孙凤军说,为了达到灯工作品与实物色泽一致,需要经过数万次的反复调色实验。“另外,喷火嘴的温度达 400~800 摄氏度,灯工艺人不仅要熟练掌握加热塑形技巧,而且需要具备极强的耐心和毅力。

        ”琉璃灯工艺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历经了几千年的发展而经久不衰。“所谓‘灯工’,就是利用玻璃棒或者玻璃管在高温焰火下加热熔融,经过不同程度的软化后,利用拉、剪、钳、绕、粘、弯、吹等手法快速塑形,在瞬间产生无限的创作可能。”在孙凤军看来,正是这项浴火而成的古老艺术赋予了琉璃姿态万千、流光溢彩的特性。

        熟悉灯工的人都知道,这门艺术并不是仅凭机械或工具对玻璃外观直接改造的制作活动,因为有了“火”的参与,使玻璃材料呈现瞬间多变的特质,可以细若蛛丝,也可以圆润如珠,形态各异,气象万千。当玻璃棒或玻璃管在喷灯上加热后,制作者要随时通过调整手势来控制玻璃软化的速度,还要确定玻璃的软硬程度,以满足不同造型的要求,同时要借助各种小型工具加以雕琢,随时在“火”中调整玻璃形态。

        “因此,只有充分掌握了玻璃的料性和火候,才能做到稳、准、快,才能游刃有余、从容不迫,这也是许多灯工艺人穷尽一生所追求的境界。”孙凤军说。

          “正是因为环境艰苦,许多年轻人根本不愿意干。”孙凤军回忆到,12 年前,为了让祖传的技法能够得以传承,无奈之下,他硬将已小有成就的儿子从青岛黄岛拽回淄博博山老家,跟他从头学起了琉璃灯工技艺。眨眼间已是一个生肖轮回,从并不热衷到十分热爱,看到儿子的每一分成长,孙凤军甚是欣慰。

        池塘中,直径足有 15 厘米的荷叶错落有致,覆满了清晨的露珠,青翠欲滴;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莲花点缀其间,仿若国画中着色的素雅花瓣,经脉分明,令人心生欢喜;一只蜻蜓翩翩而至,矗立荷尖,轻盈的翅膀折射出五彩的光……这是孙凤军和儿子孙磊不久前刚合作完成的新作《连年有余》,在传统琉璃灯工技艺上赋予的多个创新,观者无不大开眼界,连连称奇,叹为观止。

        在行家的眼里,孙凤军创作的《富贵牡丹》,借鉴了国画的用色手法,花瓣由深到浅,呈现出渐变色;而他制作的《连年有余》,不仅荷叶采用了新工艺,做出了普通灯工望尘莫及的规格,而且为了追求细节上的完美,蜻蜓翅膀选用了新材料,可以多角度展现不同的色彩……

        就是这双饱经沧桑、常年炙烤的手,演绎出了“化腐朽为神奇”的视觉斑斓与艺术魅力。“干这行 50 多年,都是近距离烤火作业,难免会这样。指尖皲裂、粗糙,指关节凸起,指甲泛着微黄的双手,除皲裂、有些疼痒外,倒也没什么。”喃喃话语间,孙凤军微笑着将琉璃制作技艺的艰辛叙述得如此轻描淡写。

        如今,“葡萄孙”的名号,在琉璃界可谓是响当当。从事灯工艺术创作50 余年,孙凤军在传承博山琉璃精华的基础上,一直致力于创新,开创了自己独特的“孙氏”葡萄灯工风格。

        持守创新砥砺行

        很难想象在当今这个时代,随着大数据、云端、移动互联网等词语一同火起来的,还有工匠精神。工匠,意味着用双手去创造,意味着一种不辞辛苦的劳作,意味着一种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精神。

        博山是中国陶瓷琉璃的重要发源地之一,有着“世界琉璃在中国,中国琉璃看博山”的美誉。

        虽然,在这片热土上,已经拥有省级以上陶琉艺术大师 120 余人,是中国最大的琉璃生产基地和产品集散地,产品销往 100 多个国家和地区。由博山设计制造的系列琉璃产品,还被广泛应用于奥运场馆等标志性景观建筑,彰显了陶琉产业发展的实力和水平。但不可否认的是,与其他许多传统技艺所面临的困境一样,丰富的琉璃资源,掩饰不了“风华绝代”、后继乏人的尴尬局面。“人才的‘青黄不接’和产品的缺少创新,曲高和寡,是琉璃灯工技艺目前最大的危机。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加入进来,不要让这门绝技成为‘绝响’。只要破题,琉璃艺术就一定会迸发出新的活力。”这是孙凤军的隐忧,也是他怀揣的信念与期冀。

        “创新是琉璃工艺的永恒话题,唯有创新,琉璃才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孙凤军常常挂在嘴边的这句口头禅,道出了他从艺 50 余载的真实感悟。

         作为一名资深的艺术工作者,孙凤军几乎每天都在忙碌,每天都在兢兢业业地做着重复的动作。而艺术的重复绝不单调,恰恰是在重复中,艺术家的手艺变得越来越熟稔,越来越精湛,也越来越有新的创意。

        “是琉璃给了我这样的一个舞台,使我的人生变得更加充实、更加精彩。没有琉璃,我成不了大师,也做不出今天的成就,我是沾了琉璃的光!”每逢说起自己一生与琉璃结缘,孙凤军总是抱着感恩之心。

        孙凤军说:“今后,还要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回报社会,不能在荣誉圈里沾沾自喜,要带好徒弟,一代代传承下去,这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同行之间,各有长处,也要互相学习,多交流,共同推进琉璃事业的繁荣发展。”